<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首頁 > 財經 > 財經 > 正文

美國2月CPI劍指新高 “通脹螺旋”會再添一把火嗎?

在供應鏈瓶頸和需求旺盛等因素的共同推動下,美國物價壓力已經從商品和服務擴散至幾乎整個經濟領域。例如,1月租金漲幅創本世紀初以來新高,烏克蘭局勢升級更令能源價格高燒不退?;葑u本周表示,預計第一季度美國通脹將達到8%的峰值。與此同時,緊張的就業市場可能成為通脹的潛在推手。雇主們在爭奪稀缺工人的同時提高了薪酬。數據顯示,小時薪資增速已經連續5個月維持在5%以上,是疫情爆發前平均水平的兩倍以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上月表示,強勁的工資增長率是美聯儲放棄寬松貨幣政策的因素。

勞動力市場持續緊張

自20世紀70年代價格快速上漲以來,經濟學家一直密切關注消費者和企業對通脹的預期。穩步上升的物價可能催生薪資-價格通脹螺旋現象:工人要求提高工資以彌補物價上漲,迫使企業提高價格以彌補更高的就業成本。

美國勞工部周三公布的數據顯示,1月美國就業市場勞動力空缺達到1126.3萬個,裁員率維持在歷史低位。“從很多方面來看,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勞動力市場緊縮,”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1月議息會議后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不過,我認為在不損害勞動力市場的情況下提高利率還有一點空間。”

包括最新非農報告在內的數據顯示,美國勞動力市場成功經受住了奧密克戎疫情的沖擊。美國供應協會ISM上周公布采購經理人調查顯示,勞動力缺口問題持續存在。ISM制造業商業調查委員會主席菲奧雷(Timothy Fiore)表示:“絕大多數企業表示,他們的公司正在增加或試圖增加員工人數,因為90%的評論都是以招聘為重點的。”

丹麥丹斯克銀行首席宏觀分析師米爾霍伊(Mikael Olai Milhoj)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美聯儲將長期失業率控制在4%以下,現在實際上已經低于這一水平。從勞動力需求來看,疫情對就業市場的長期損害也是顯而易見的:企業需求很高,求職者回歸有些不溫不火。

與往常相比,企業面臨著更多提前退休和更多工人辭職的困境。美聯儲褐皮書指出,企業繼續通過增加薪酬并引入工作場所的靈活性來吸引求職者,尤其是處于低工資崗位的工人。隨著公司爭奪有限的員工資源,許多工人正在收獲多年來最豐厚的工資增長。

米爾霍伊告訴記者,美國就業市場背后需求與供應實現平衡還有一段路要走。例如,很難想象提前退休人員開始主動回到勞動力市場。至少對他們來說,這樣做需要非常有吸引力,這本身就是一個通脹跡象。他認為,勞動力市場何時恢復正軌將最終決定物價和利率的未來路徑。

通脹螺旋潛在風險

隨著通脹升至40年高位,目前美國的處境與當時也有不少相似之處,比如寬松的貨幣政策和高企的政府財政開支,推動物價和家庭收入逐步水漲船高,美聯儲被迫出手加息以抑制通脹。

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去年四季度就業成本指數(衡量勞動力成本的最廣泛指標)同比上漲4.0%,為2001年以來最大漲幅。緊張的供需關系令員工有了更大的籌碼來要求更高的工資,美國工會開始向企業“發難”,上月美國卡車司機工會希望Lowe’s 、百思買、TJX等四家大型美國零售商調查其供應鏈中的公司是否向工人支付了過低的工資,希望零售商利用與供應商的關系,為司機提供更大的保護。

薪資上漲背后也出現了壯觀的“離職潮”。根據勞工部的數據,去年全美有4740萬個勞動者改變或離開了工作崗位。高盛經濟學家布里格斯(Joseph Briggs)在一份報告中表示:“勞動力流向的變化包括兩個截然不同但相互關聯的趨勢:數百萬工人離開了勞動力大軍,還有數百萬人為了獲得更好、更高收入的機會而辭職。這些趨勢將工資增長率推高到了一個日益引起人們對通脹前景擔憂的水平。”

由于包括薪資在內的生產成本的上升,企業一直在逐步提高商品和服務價格。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本財報季中包括寶潔、可口可樂在內不少消費品公司公布了后續提價計劃,企業將采取更積極的措施來保護利潤率。到目前為止,消費者似乎接受了價格的上漲。麥當勞等企業高管表示,更高的價格并沒有趕走顧客。不過這種情況持續性有待觀察??煽诳蓸稢EO詹鯤杰(James Quincey)在四季報電話會議上表示, 由于政府在疫情期間向經濟注入了刺激資金,消費者更能負擔得起價格的上漲。而且,當成本全面上升時,人們不太可能對個別商品的價格上漲感到驚訝。“不過一切最終會進入另一個階段,當收入真正受到擠壓時,實際消費情況會困難得多。”他說。

隨著烏克蘭局勢升級,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已經給外界帶來了類似的擔憂,企業向下游傳導成本壓力的預期不斷強化。由于目前CPI高于薪資增速,美國家庭購買力被腐蝕,員工將要求更高的收入以抵消物價壓力,如果生產力無法對應上升,薪資-通脹螺旋上升的一幕就將上演。上世紀80年代,時任美聯儲主席沃爾克最終通過大幅上調利率以控制通脹,最終引發了經濟劇烈波動。

米爾霍伊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鑒于目前的物價壓力,美聯儲必須通過收緊貨幣政策實現打壓通脹預期的目的,政策力度是關鍵。貨幣政策對供應鏈的影響相對有限,因此控制需求端成為了目標。 目前消費需求過高,加息主要是收緊金融環境,適度減緩需求增長,從而實現降低通脹壓力的目的。

來源:第一財經

日木亚洲精品无码专区

<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