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首頁 > 財經 > 財經 > 正文

金融黑產揭秘:“反催收聯盟”是如何“收割”銀行?

這兩年,受疫情暴發、宏觀經濟等多重因素影響,銀行不良率上升,其中零售貸款的不良增加,信用卡不良率也有所抬升。央行數據顯示,2021年第三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10869.26億元,環比增長6.26%。2020年多數銀行不良率上升,其中,渤海銀行2020年末信用卡不良率甚至飆到6.26%。

信用卡不良率攀升的背后,一個名為“信用卡逾期管理”的黑產在百度搜索引擎、公眾號及短視頻網站尤為活躍。

第一財經記者在百度搜索關鍵詞“信用卡逾期”,“信用卡逾期管理”的廣告鋪天蓋地,銀行業內人士將其稱之為“反催收聯盟”,與前兩年的“保險惡意代理投訴”并駕齊驅,成為令金融業最為頭痛的“網絡黑產”。

那么,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行業,“反催收聯盟”是如何說服銀行主動放棄利息收入的?這其實又涉及哪些風險和違法行為?

可乘之機

陳小姐在信用卡逾期了2個月之后,無意中接到了一條名為“信用卡逾期管理”的廣告,廣告內容宣稱:可以解決客戶的信用卡逾期問題,個性化分期,免利息、免罰息,停息掛賬。

在聯系了對方之后,工作人員告訴陳小姐,逾期的后果非常嚴重,而該商務咨詢公司專業幫助客戶解決信用卡逾期,客戶只需要簽署授權委托書,委托對方與銀行代為磋商,就可以將逾期轉化為個性化分期還款。

根據陳小姐發給第一財經記者的委托書,上面顯示:鑒于甲方(陳小姐)存在多張信用卡延期履行的事實,且確認所欠信用卡欠款金額超出甲方還款能力。但甲方仍有還款意愿,現依據《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等相關法律規范,甲方委托乙方(商務咨詢公司)與對應的銀行平等協商,以茲達成個性化分期還款協議。

受托方(乙方)的代理權限:包括但不限于代為磋商、達成個性化分期還款協議、整理收集相關證據材料、以委托方名義撥打電話及告知相關信息等。

該商務咨詢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陳小姐,絕大部分銀行都是協商的,不過,也有少數銀行是很難協商的,比如招商銀行。最理想的協商結果是免利息、免罰息、逾期部分最高分60期償還,但最終還是要看協商的結果,一旦協商開始,信用卡就要被凍結,而對于如何與銀行進行協商,對方并沒有透露。

當然,協商是需要費用的。

該商務咨詢公司工作人員稱,只需要收取客戶5個點的服務費,也就是總欠款額的5%,分兩筆支付,首筆是定金,協商成功后再收尾款。

第一財經記者以信用卡逾期客戶的身份致電多家從事類似業務的公司,發現收費方式大致有兩種:一是按照總逾期金額的5%~10%計算,一種是2000元~5000元的前期服務費+協商減免部分的20%~50%。

上述商務咨詢公司人士告訴陳小姐,他從去年入職到現在,客戶已經積累了幾百個,同時向陳小姐展示了多張與客戶溝通的微信截圖。

“反催收聯盟”的套路

而一旦客戶與這些“反催收聯盟”公司簽訂了委托協議,就變成了“提線木偶”。

廣東中漢律師事務所行政副主任吳志平向第一財經記者介紹了“反催收聯盟”的套路:一方面,“反催收聯盟”會教唆客戶偽造虛假材料,比如身患重疾的材料、唯一住房證明、涉刑證明、死亡證明、修改征信為多頭債務等,繼而拿著這些假證明,脅迫銀行免息分期或本金減免。

“有些銀行比較較真,會識破那些比較明顯的假證明,有些假證明識破的難度比較高,或者識破的成本比較高,就容易在銀行蒙哄過關。”吳志平說。

另一方面,客戶信用卡逾期后,會接到銀行外包公司的催收電話,“反催收聯盟”就會教客戶一些話術,挑釁、誘導催收人員說出過激的言語,然后憑借這些言語錄音等證據報警,或者投訴央行、銀保監會等監管部門,而銀行最在乎聲譽,脅迫之下,只能接受“反催收聯盟”開出的條件。

從這個角度來講,銀行外包的催收公司對“反催收聯盟”深惡痛絕,催收與反催收針鋒相對。

“我們在打催收電話時,不僅要謹記自己言語沒有問題,同時也要時刻留意客戶的語氣變更,比如客戶變得特別偏激,總想刺激我們,就要懷疑他背后是否有‘黑產’的存在,一旦確認,就要上報給銀行。”深圳某催收公司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如果催收公司上了“反催收聯盟”的套,不僅給合作銀行帶來聲譽損失,而且銀行可能終止與催收公司的合作。

“反催收聯盟”如果脅迫銀行成功,就可以獲得逾期客戶豐厚的尾款,如果虛假材料被識破也沒有關系,“反催收聯盟”會將虛假材料作為證據,轉而向客戶勒索,等于是成功收錢,不成功也收錢。

“我們也遇到過這樣的案例,‘反催收聯盟’威脅客戶會以虛假材料向銀行舉報,令其成為客戶征信上的污點,客戶無奈之下,只能給錢。”吳志平說。

另外,還有更無底線的“反催收聯盟”,通過朋友圈或者拉群宣傳,以債務籌劃、債務咨詢為噱頭,誘騙客戶交錢,客戶給錢之后,“反催收聯盟”就跑路了,走的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策略。

而被脅迫的對象不僅僅是客戶、銀行,小額貸款公司也成為“反催收聯盟”獵取的對象。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某大型小額貸款公司曾被“反催收聯盟”一茬又一茬的勒索,每次都要組織數十個客戶的陣容。

打擊難度所在

第一財經記者獲得的一份銀行交鋒“反催收聯盟”的判決書上顯示,該“反催收聯盟”控制下的客戶將銀行告上法庭,并提出了七大訴訟請求:1、撤銷逾期記錄;2、解除貸款協議;3、退還銀行已收的利息、費用;4、賠償精神損失費;5、賠償誤工費、維權費;6、注銷貸款個人信息;7、出具道歉文書。

最終,該銀行花大力氣贏得了這場判決,對此后“反催收聯盟”的勒索行為形成了震懾。

“我們認為,‘反催收聯盟’本質是逃廢債,不僅擾亂了銀行正常的貸后管理,而且也打亂了社會信用體系,甚至危及到金融體系的穩定。”吳志平說。

“目前,監管正在打擊金融黑產,‘反催收聯盟’事實上已經涉及到了金融詐騙。”廣州一銀行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打擊“反催收聯盟”需要銀行、監管、經偵、廣大客戶形成合力。

此前,在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組中,銀保監會曾表示,堅決打擊惡意逃廢債行為,推動200多家機構接入各類征信系統,加強對“反催收聯盟”等違法違規網絡群組的治理。

事實上,“反催收聯盟”一直存在,2020年以后更加囂張,明目張膽的在各個流量入口宣傳,雖然監管一直在嚴查,但精準打擊仍然有難度。

吳志平說,一方面,市場有需求,而且沒有找到合法的路徑釋放;另一方面,“反催收聯盟”的背后,已經形成產業鏈、專業化運作,甚至也有自己的律師團隊,“他們也有滴水不漏的話術和各種應對措施,打政策的擦邊球,找銀行的漏洞,再加上涉及廣大的個人借款人,所以,在打擊的過程中存在難度。”

當前,已有銀行提示消費者:“反催收聯盟”涉嫌違法犯罪,會使金融消費者身陷泥潭而不知。持卡人應當強化理性消費、合理借貸意識,切勿輕信“反催收聯盟”的“忽悠”,否則可能導致人財兩空。

來源:中國新聞網

日木亚洲精品无码专区

<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