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只要歡喜,何須皈依

微信圖片_20220306094005

只要歡喜,何須皈依

 

我要套改一句名言

——我偏愛坦誠的小人

勝過虛偽的君子

——然而

哪來坦誠的

真誠的熱誠的小人呢?

 

高力士可不算

高俅可不算

甫志高更不能算……叛徒

他是叛徒!——遠離告密

不如,三月

給春天“搞點顏色”看看

 

《陶朱公書》中記載:

“二月十二日為百花生日,

無雨百花熟。”

自然,大地姹紫嫣紅了

殘冬的驚悸也漸漸消弭

美人綽約的畫面次第呈現

 

櫻花、桃花、油菜花……

組團爭奇斗艷

春天可終于來了

即便,這個地球上

依舊還有入侵者、強奸犯

以及恒河沙數的欺世盜名

 

寫一首詩,再去核酸

 

是的,要寫,不停地寫

寫詩,或者寫點非詩的玩意

否則,一天也就白過了

是的,還要核酸,要每天做

還要一匹綠馬

否則,寸步難行

 

馮內古特說了

這個世界變成一座監獄

或者瘋人院

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或許,因為你也瘋了

所以司空見慣

 

馮內古特還說

男人總是在對抗女人

而男人只是假裝互相戰斗

——有時,裝得還挺像

于是,你終于坦然

不再究詰什么了

 

他們本來就沒有自由

怎么可能給你自由

他們本來就沒有財富

怎么可能給你財富

他們本來就沒有尊嚴

怎么可能給你尊嚴


(詩/吳再)


日木亚洲精品无码专区

<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