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騷?騷!

核心提示: 《騷》是詩人吳再最新的一本詩集(暫定書名,還在策劃階段,請勿下單),詩集收錄了詩人創作于2012年至2022年間的5000首詩歌,這是吳再獨創的格律新詩,每首詩一律24行,一律210字。親情與鄉情、新聞與正義是貫穿于《騷》的一條最顯著的線索,也是最重要與最集中的題材之一。就像詩人所言,“萬物于我,皆可入詩?!?

《騷》是詩人吳再最新的一本詩集(暫定書名,還在策劃階段,請勿下單),詩集收錄了詩人創作于2012年至2022年間的5000首詩歌,這是吳再獨創的格律新詩,每首詩一律24行,一律210字。

親情與鄉情、新聞與正義是貫穿于《騷》的一條最顯著的線索,也是最重要與最集中的題材之一。就像詩人所言,“萬物于我,皆可入詩。”

《騷》得益于詩人始于不惑之年的一次體裁蛻變。在持續近三十年向“商籟體”致敬后,詩人獲得了一種越來越強烈而清晰的認識與判斷:“如何通過節制與節奏的體裁規范,來說出東方人對這個時代的一種精微而獨到的感悟”,并視之為他這一代,甚至之后幾代漢語詩人的“新的覺醒,新的風騷”。

這部詩集正是詩人在完成這樣一次重要蛻變后的最新實踐,并力圖重新建立起當代漢語與唐詩宋詞那隔絕已久的關聯。吳再的詩清新淡雅、包羅萬象,既有靈動的獨白抒情,也飽含對蕓蕓眾生的真情摯愛。旁征博引是他的詩顯著的特點,他對詩意有自己獨到的理解和表達。

作為一個擁有30年從業經歷的資深媒體人,吳再對文字有著近乎與生俱來的敏感與極強的駕馭能力,在他筆下,那些澎湃奔騰的文字被賦予了鮮活的生命力和雋永的意蘊與魅力,產生出充滿吳再特色的特殊閱讀體驗。其中,濃縮了大量來自異鄉的迷茫與痛苦、撕裂與掙扎、恥辱、荒蕪與孤獨,以及記憶與信仰、和解與包容、夢想與希望……最終,葉落歸根,吳再說:“無衣錦,亦還鄉”。

第聶伯河的莫須有

 

第聶伯河

遠嗎

這是歐洲東部第二大河

歐洲第四大河

源出俄羅斯的

瓦爾代丘陵南麓

 

第聶伯河

向南滾滾而去

流經白俄羅斯、烏克蘭

注入黑海,長2200千米

流域面積50.4萬平方千米

——呵呵,同飲一江水啊

 

河口處全年平均流量

1670立方米/

主要支流有杰斯納河、索日河

還有普里皮亞季河等

上游有運河同涅曼河

西布格河及西德維納河相通

 

建有克烈緬楚格、第聶伯

卡涅夫、第聶伯羅捷爾任斯克

卡霍夫卡,基輔等6座水電站

總裝機容量387.3萬千瓦

——河中的60多種魚

或許仍在優哉游哉

 

 

你一直都被罩著

 

大狗叫

小狗也叫

大鳥叫

小鳥也叫

大國叫——小國

那些蕞爾小國,哪敢亂叫

 

壬寅,三月

鵬城的人們習慣了不叫

一日一捅,不叫

封控管控,不叫

這叫做大局——真的局氣

所以,小河彎彎向南流

 

才有了清晰的對照

過了落馬洲,不見鯽魚

不聞馬蹄——唯有呻吟

你一直都被罩著,一泓清淚

將零未零——你是桀驁的

落日,依舊有人飲茶觀鷺

 

植樹節之前,積雪還在盤踞

晨風與晚風一樣沁涼

下午的陣雨打在菡萏的葉上

去意彷徨的人頭發蒼白

書架上的蛛網更像新的宇宙

寺廟的鐘聲還像往常一樣遠

 

 

她也總有她的嫵媚

 

有人是閨閣中的佳人

有人是紅塵中的飛馬

有人將自己的善自己的惡

交給了呼蘭河的蘭橈畫槳

劃著,劃著

不見了

 

有人情竇初開

有人在夕陽下

輕撫褶皺泛黃的老照片

身姿已然模糊……

有人目光澄澈

有人不因被“薏苡讒”

 

而改變初衷,不因被貶謫

而懷疑信念……

——她說:

“我們都是人世的畸零人,

唯有愛才能讓我們完整。”

你也說說——你的另一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賭書潑茶的她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而你喜歡的他又在哪

倘若沒有了愛

苦調琴先覺,愁容鏡獨知


(詩/吳再)

微信圖片_20220308162943

詩人吳再肖像    油畫/郭澤光

日木亚洲精品无码专区

<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