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我把返鄉的時辰提前一秒(海南紀事三首)

核心提示: 作為一個擁有30年從業經歷的資深媒體人,吳再對文字有著近乎與生俱來的敏感與極強的駕馭能力,在他筆下,那些澎湃奔騰的文字被賦予了鮮活的生命力和雋永的意蘊與魅力,產生出充滿吳再特色的特殊閱讀體驗。其中,濃縮了大量來自異鄉的迷茫與痛苦、撕裂與掙扎、恥辱、荒蕪與孤獨,以及記憶與信仰、和解與包容、夢想與希望……最終,葉落歸根,吳再說:“無衣錦,亦還鄉”。

微信圖片_20220309101259

《騷》是詩人吳再最新的一本詩集(暫定書名,還在策劃階段,請勿下單),詩集收錄了詩人創作于2012年至2022年間的5000首詩歌,這是吳再獨創的格律新詩,每首詩一律24行,一律210字。

親情與鄉情、新聞與正義是貫穿于《騷》的一條最顯著的線索,也是最重要與最集中的題材之一。就像詩人所言,“萬物于我,皆可入詩。”

《騷》得益于詩人始于不惑之年的一次體裁蛻變。在持續近三十年向“商籟體”致敬后,詩人獲得了一種越來越強烈而清晰的認識與判斷:“如何通過節制與節奏的體裁規范,來說出東方人對這個時代的一種精微而獨到的感悟”,并視之為他這一代,甚至之后幾代漢語詩人的“新的覺醒,新的風騷”。

這部詩集正是詩人在完成這樣一次重要蛻變后的最新實踐,并力圖重新建立起當代漢語與唐詩宋詞那隔絕已久的關聯。吳再的詩清新淡雅、包羅萬象,既有靈動的獨白抒情,也飽含對蕓蕓眾生的真情摯愛。旁征博引是他的詩顯著的特點,他對詩意有自己獨到的理解和表達。

作為一個擁有30年從業經歷的資深媒體人,吳再對文字有著近乎與生俱來的敏感與極強的駕馭能力,在他筆下,那些澎湃奔騰的文字被賦予了鮮活的生命力和雋永的意蘊與魅力,產生出充滿吳再特色的特殊閱讀體驗。其中,濃縮了大量來自異鄉的迷茫與痛苦、撕裂與掙扎、恥辱、荒蕪與孤獨,以及記憶與信仰、和解與包容、夢想與希望……最終,葉落歸根,吳再說:“無衣錦,亦還鄉”。


我把返鄉的時辰提前一秒

 

在嶺南

賺錢,相對容易一些

在海南

生活,相對悠閑一些

但不輕松

??诘牟?/span>

 

據說比深圳還貴一些

年過百半,世事滄桑

不必念叨玉淵潭的櫻

——50多年了

“我”是什么——也許

是“你”的翻版、盜版

 

甚至,只是你模糊的影子

不如,等雪落祁連

在鄉愁的月亮升起之前

請把返鄉的時辰提前一秒

核酸做了,油加滿了

走!——一路向南

 

我曾與一株椰子樹義結金蘭

秀英的海與鋪前的海

有著不太一樣的晨曦

不要究詰倫理與物理的悖論

夢里的遠方,就是我的故鄉

就是長臂猿啼泣的島

 

從??诨氐角?/span>

 

曲口,不是???/span>

它只是??跂|邊的漁港

以前,叫做演海鎮

現在,并入演豐鎮

我童年的記憶

從曲口繽紛的珊瑚開始

 

離開曲口,已40多年

迄今,曲口的紅樹林海灘

曲口的漁舟唱晚

曲口的供銷社、衛生院

小學后面的土路、稻田

常常在夢里久久縈繞……

 

這里有中國最靚的蠔

有椰林最颯的風

有最初的歡鬧與顢頇

青蟹、血蚶、泥猛、對蝦

沙蟲、鯔魚、蜆子……

繪就最早的饕餮地圖

 

中午

只要一陣沁涼的海風

立馬就在吊床上

呼呼入睡——那時

辛苦是辛苦一些

但人與人之間都算同志

 

哦,我縹緲的尚道村

 

中國不在梁莊

不在牲口鎮——我想

應在南海之上的寶島

在海南島的尚道村

無法登錄的鄉愁

猶如裊裊炊煙

 

那里沒有巫婆

但有扶鸞的漢子

有白白的沙與粼粼的水

有開著紫色小花的苦楝樹

有昂首挺胸的“靈公馬”

——對,就是花花綠綠的

 

蜥蜴——還有嚼芝麻的

坡馬——適合煲粥的蜥蜴

這是故鄉的原野

這是祖先最后休憩的歸宿

臺風來了——孩子們雀躍了

又能撿到墜落的木瓜椰子

 

我的未來也不在北京

不在南京、不在東京

回去——回去我的瓊崖

回去——回去我的鐵橋

——南渡江前終日客

——隔波相羨盡依依


(詩/吳再)

日木亚洲精品无码专区

<p id="j1vjl"><delec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delect></p>
<menuitem id="j1vjl"></menuitem>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output id="j1vjl"><menuitem id="j1vjl"></menuitem></output></p>

<pre id="j1vjl"></pre>

<noframes id="j1vjl">

<p id="j1vjl"></p>

<output id="j1vjl"><address id="j1vjl"></address></output>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
<p id="j1vjl"></p>
<pre id="j1vjl"></pre>